回首頁
首頁 關於我們 最新消息 佳麗介紹 行程費用 成功案例 線上報名
 
以MSN進行聯繫。帳號:      以QQ進行聯繫。帳號:860722408      即時通以打字進行交談。帳號:      SKYPE以語音交談,備妥耳麥按此進行交談  。帳號:
  所有佳麗
  1977資料
  1978資料
  1979資料
  1980資料
  1981資料
  1982資料
  1983資料
  1984資料
  1985資料
  1986資料
  1987資料
  1988資料
  影片檔案資料
  相親流程實況資料
  集團婚禮實況影片資料
  1989資料
  1991資料
  1990資料
  1992資料
  1988資料
  1993資料
  越南新娘資料
  越南新娘-南越資料
  迎接2018年,娶個老婆好過年!
  娶大陸新娘、越南新娘、外籍新娘六大保證
  娶東北大陸新娘千萬不能找東北大陸人直營,必看!
  2017年情人節快要到了!情人節團2月11日大家來娶大陸新娘!
  歡樂聖誕節!快來相親趴,娶個美麗大陸新娘來過年
越南新娘越來越不願嫁台灣郎,韓國越南新娘夯,5年來增加43倍達5822人

以往越南新娘以台灣為第一優先考量,近年來由於台越聯姻負面新聞太多,虐妻事件頻傳,經濟衰退,中低階層的民眾生活過的並不完善,加上台灣政府面談頻頻刁難之下,主觀排外的將新移民視為二等公民......越南新娘不再愛台灣並有了新歸宿,就是---嫁韓國人!

韓國男人與越南女人的國際結婚劇增。從2001年到2005年的5年期間﹐韓國國際結婚增加了3倍。其中與越南女人的結婚卻增加了43倍﹐從2001年的134人增加到2005年的5822人﹐佔韓國國際結婚人數的五分之一。

與越南女人的結婚增加﹐是因為共同的儒家傳統使兩國人的情緒接近。在越南家家有供祖的祭壇﹐所以他們很自然地接受對韓國的祭祀文化。她們孝敬父母的傳統也很強﹐重視教育也不亞于韓國人﹐中產家庭把一半的月收入用于課外教育。他們生命力很強﹐所以有很多知名的女領導人。越南還有女婿倒插門的母系社會的遺痕﹐女人的責任感也比較強。

追求“韓國夢”的越南新娘們
越南姑娘韋媼羨(20歲﹐音譯)﹐16日早晨﹐她在祭壇上燒香祭拜。在位於胡志明市的婚姻中介公司“Cyclo”辦公室兼宿舍裡﹐她和其他10名姑娘期待能夠跨國結婚。她祈禱祖先保祐自己“找到一個好男人”。會醃泡菜、煮醬湯的越南准新娘們撫摸婚紗﹐夢想自己的“韓國夢”能夠實現。

接待室裡面擺放一個用竹子做成的沙發﹐上面坐一名韓國男子。希望擺脫貧困的11名越南女性顯得很緊張。攏腿而坐的女性胸前掛號碼牌。韓國男子用尷尬的眼神﹐匆匆掃視了一遍她們的臉。“唉﹐真讓人左右為難。怎麼選﹐讓她們上去吧。”20分鐘後﹐韓國男子放棄繼續面試。

家住仁川的金章鎬(35歲﹐化名)正在找對象。他是初婚﹐他以前的女友因一句“一起侍奉母親”的話﹐和他分了手。因此﹐金章鎬準備在越南找對象。

除了和11名女性直接面試以外﹐金章鎬還嘗試了視頻面試。他到 隔壁房間﹐播放了上面寫“2004年4月”字樣的光盤。光盤全長1小時30分鐘﹐顯示器上依次出現了胸前掛號碼牌的150名女性。鏡頭從臉部開始逐漸下移到全身﹐這樣反反復復。但20分鐘後他又放棄了。在之前面試的11名女性中﹐他看中了其中兩個。

韋媼羨就是其中之一。金章鎬向韋媼羨和另一個身材勻稱的越南女性(21歲)提出了一個問題。“我現在無業﹐但我會馬上找工作。年邁的母親經營了一家小餐廳。你能侍奉母親嗎﹖”兩名女性都點了點頭。第一次見面的異國男女的對話就在長時間的沉默中度過。金章鎬和兩名越南女性都沒有再開口提問。一旦成為候選人﹐女性也有資格提問﹐但只要男性介紹了年齡、職業、家庭情況﹐越南女性就說﹕“沒有問題的。”

從房裡出來半天都沒有消息﹐韋媼羨顯得很急。韓國男子看起來很善良﹐這讓她很滿意﹐但韓國男子會不會選擇自己呢。韋媼羨住在距離胡志明市有4小時路程的一個貧窮的小山村。她從一年前開始就夢想能跨國結婚。她想徹底擺脫貧困。韋媼羨說﹕“姨奶的小女兒在3年前和一名台灣男子結了婚。得益于此﹐她家新蓋了水泥房。”她也孕育這樣的“韓國夢”。韋媼羨10天前在婚姻中介公司登記後﹐參加了一次面試﹐但沒有被選中。

叼煙捲踱來踱去的金章鎬最後選擇了韋媼羨。“因為母親再三囑咐要帶回一位個子高的女人。希望她能幫母親做飯。”

找到另一半的兩個人徑直去了醫院。這是為了檢查是否患有艾滋病。不久前結婚的一名越南女性因感染艾滋病毒未能來到韓國。該事件發生後﹐婚禮前接受艾滋病檢查便成了義務事項。一個半小時後﹐二人檢查結果都呈“陰性”﹐得到了合格的判定。

舉行交換戒指、乾杯等簡單的越南婚禮儀式﹐問候新娘父母﹐在烈日下身正裝在郊外攝影﹐兩天像打仗似的活動終於完成。除了金章鎬外﹐在安山一家工廠擔任技術理事的張載龍(音譯﹐44歲)和仁川一個工廠總經理金源勇(音譯﹐52歲)也分別迎娶了23歲的越南新娘作為再婚對象﹐完成了為期7天的越南國際婚姻﹐並花費800萬韓元舉行了婚禮。有經驗的金源勇還學習了越南語﹐張載龍也在手提電腦中安裝了越南語翻譯軟件。

但是﹐第一次結婚的金章鎬在兩人獨處的時候就暴露出了溝通問題。金章鎬和韋媼羨吃早飯的時候﹐對韓國方面的嚮導說﹕“唉﹐原以為用身體語言就能溝通﹐但不是這樣。雖然總是那樣﹐但還是不知道什麼意思。”他把手舉到耳朵旁邊﹐左右搖擺。這是越南式“不知道”的意思。新娘雖然說“我不明白你的話”﹐但不知道什麼意思也在聽。金章鎬悶悶不樂地說﹕“還不如我學越南語﹐那樣比較快。”

當天夜裡﹐韋媼羨在酒店房間裡拿出自己保存的會話書翻起來﹐練習用歪歪斜斜的韓語寫信。幾天後返回韓國的丈夫辦理戶籍後寄來並得到簽証﹐最長需要兩個月。這就是到時寄去的信件內容﹕“祝父母平安﹗身體健康﹗時刻想念你們﹗”

記者 蔡承雨 rainman@chosun.com

[記者手冊]“越南新娘”身後的故事


韓國新郎和越南新娘在5天的結婚日程中的第二天結婚﹐然後一起呆了三天。越南新娘們的手上始終握有形形色色的韓語會話本﹐這多少看起來窘迫。她們雖然不能充份表達自己﹐但是努力用韓語說出自己的想法。相比﹐韓國的新郎們始終操韓語向新娘說話。他們雖然知道新娘聽不懂﹐但是扔出一句韓語後一臉悶悶的神情。

“乾脆我學越南話得了。”新郎們偶爾這樣說﹐但這只是表達自己的郁悶﹐聽不出真的要學越南話的意思。

已經結婚的15名越南新娘開始在結婚中介公司的宿舍裡學習韓國語。她們在一個建築物團體生活﹐韓國語專業的大學生一周教她們三堂韓語課﹐用餐時間她們就站在身後學怎麼做韓國飯菜。在辦理進入韓國手續的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裡﹐她們盡可能多學關于韓國的知識﹐這個情景看讓人心酸。

不同環境中成長的人想撮合到一起﹐確實需要這樣的一個過程。但是韓國男人來到如此遙遠的地方尋找另一半﹐但是態度上多少有讓人擔懮的地方。不同語言、不同文化背景的兩人生活在一起﹐需要多大的努力和耐心﹐反而是那些再婚的新郎更清楚。

越南國民有很強的自尊心。跨國結婚的越南女性為了忠實于自己的選擇做好了接受韓國文化的准備。僅是去年﹐韓國誕生3000多對韓國越南夫婦﹐現在韓國的男人們一定要了解這一點﹕理解對方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婚姻生活的幸福。


回上頁
Design By 中國聯姻婚介